一个大胆

【雷安】前后桌

        八月午后的阳光,透过玻璃在大理石的反射下,将空气烘的浓稠滚烫,连呼吸都变困难起来。电风扇吹出得机械式的风偶尔吹拂过头顶,盘旋一会儿,便被水蒸气样流动的热气流无声息地吞噬掉。

        窗外的天空没有一丝尘埃,蔚蓝的像一片平静的汪洋大海,远处能听见夏蝉的高声嘶鸣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迷修白色的衬衫紧紧贴在身上,背后的汗水晕开一小片水渍,透出他因为弯曲背部隆起的脊椎骨。因为前一天晚上熬夜奋战作业和天气太过闷热的缘故,讲台上老师讲的课他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,驱赶热气的折扇因为意识的断线从手中脱落,掉在木桌上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发的状况惊得安迷修一个激灵,他直起腰来,顶着沉重的脑袋迷迷糊糊地环顾了下四周,还好,没人在意。困意再次侵袭安迷修昏沉的大脑,他的腰背不自主的渐渐靠近课桌,老师肥胖的身体在他眼中渐渐变得模糊,意识再次断线的安迷修眼皮沉沉的贴合在一起,趴倒在课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靠近窗户的安迷修被一股一股的热浪侵袭着,根本睡不着。他烦躁的抬了抬眼皮,坐在他前方的雷狮似乎偏头看了他一眼,由于阳光太刺眼,安迷修没有看清楚也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烦躁不已时,教室中传出一阵板凳腿在地上摩擦的刺耳响声,一片阴影洒下来遮住了他。几个睡眠浅的人歪着脑袋瞄上几眼教室,接着毫不在意的趴下脑袋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“雷狮?”班主任粗糙的声音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“有点困,起来清醒一下。”处在变声期的少年声线听起来像清晨的朝露,清冽不刺耳。

        雷狮把那个被神光洗礼的世界挡在身前,他侧脸看了看身后趴着的人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气还是那么炎热,蝉也还是那么聒噪,空气里总是浮动着微微的香樟味道。盛夏的阳光尖锐而明亮,让所有的情绪似乎都无处掩藏。